首 页 >> 部 门 >>工业 >>精选 >> 川威:向死而生铸铁魂
详细内容

川威:向死而生铸铁魂

说起川威,有人直言:不是“司法重整”了吗,不是“川威崩盘”倒下了吗?不,川威是曾两次差点倒下,但这个“钢铁巨人”终究没有倒下,不仅没倒下,反而,现在的川威,迎来了建厂九十年历史中“最好的时期”。川威的向死而生,川威的转型升级,川威的走向高质量,川威的一个个故事,为四川工业界,为全国的实体经济,或许能提供一些值得总结、值得借鉴的有价值的好经验。

川威,钢铁劲旅。

川威,王者归来。

人间五月天,记者一行走进四川省川威集团有限公司。

“森林式”的新厂区,干净整洁,红花与绿树相映。在这清新、优美的环境里,川威大高炉钒钛矿冶炼已稳定顺行超1000天,破全国纪录。曾经,马鞍山钢铁高炉顺行29个月,书写了马鞍山钢铁的历史,轰动了整个炼铁界。如今,川威集团大高炉稳定顺行的时间,无疑将载入行业史册。

“不创造奇迹就不是川威人”!

创建于1929年的川威,以军工起家。一根高30米的方形烟囱,如一根脊梁,矗立在老厂区,见证着川威90年的风雨历程。

川威,巴蜀大地上,第一个炼出生铁、第一个炼出钢、第一个轧出材的钢铁企业。

川威,曾经全国唯一不通铁路的钢铁企业,被达钢、成钢、攀钢等众多钢铁“老大哥”包围的“山里娃”,却从威远连界出发,走出四川,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

抗战时期,川威人用热血和铁水,浇铸出“还我河山”四个大字,正是基于“军工”“家国情怀”这一英雄基因,在两次面临生死关头之际,川威人,向死而生,脱胎换骨,凤凰涅槃,今天,最终迎来了川威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川威,钢铁劲旅,将“最好的时期”作为新起点,以王者风范,走向百年!

A 为活下去而求生  铸造百折不摧的铁魂

川威,是四川工业界的一面旗帜。然而,这面旗帜,也曾一度无力高扬,甚至险些被狂风吹倒,被暴雨击落。

2014年5月23日,是川威集团成立16周年的日子。按惯例,川威人要聚集一起,在老厂区,望着阳光下的厂旗,目送它冉冉升起。然而,这天与往年不同,天空下起了雨,雨中的旗帜,低垂无力,比旗帜更低垂无力的,是川威员工此刻的心情。

“我们都在想,几代人为之奋斗的川威,或许是最后一次升起厂旗了。”

此时,川威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猛烈的冲击。而川威陷入困境实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背后印刻着中国经济发展转轨的烙印。

从2002年—2012年10年间,钢铁行业经历了“黄金十年”。在中国钢铁行业高歌猛进之际,问题随之而来,大规模扩张导致的产能过剩以及世界经济疲软,令全球钢铁市场陷入困境,钢铁行业失去盈利能力,甚至出现了“钢价不如白菜价”的惨状。

钢铁企业纷纷陷入亏损境地,本来挺进在“钢铁川威”向“钒钛川威”转型路上的川威集团也未能幸免。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十余家银行从2014年初开始陆续抽贷。负债过高、成本上升、效益下降,致川威资金链断裂,拥有2万多员工的大企业面临停摆,上下游产业10万人饭碗堪忧。

“川威崩盘”的言说,一时间在金融、钢铁、媒介等领域甚嚣尘上。

历史总会有一些惊人的相似,其实,这并非川威第一次遭遇危机。

1997年,同样是钢铁行业的寒冬,价格暴跌、产品积压、三角债务、银行催贷、人员负担等问题接踵而至,当时的川威三个月发不出工资,企业举步维艰、濒临破产。

时年34岁的王劲临危受命,出任厂长,挑起了川威改革自救的重任。王劲曾说,最困难的时候,有时正是企业改革的最好时机。上任后,王劲就把改革之剑挥向了陈旧的体制,快刀斩乱麻地做起了改革兴企的文章。

1998年5月23日,“威远钢铁厂”从此成为历史,王劲在成都银河王朝大酒店宣布:“四川省川威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了!”

困局盘活,新局已成,川威集团,脱胎换骨。

2000年4月17日,王劲宣布:川威已经跨过生存关,迈进了把企业做大做强的新征程、新阶段!

2008年初,川威提出,要实现“钢铁川威”向“钒钛川威”的转型。

从濒临破产到重振旗鼓,川威用十年时间创造了奇迹。

1997年的“困局”没有让川威倒下,2014年的“危机”更不会让川威言败。为活下去而求生,川威在困境中逐渐铸造出百折不摧的铁魂。

2014年7月3日,川威接连召开管理骨干会议和员工代表大会,王劲宣告:川威集团面临危机,进入司法重整。

此刻,川威人都明白,“司法重整”意味着几代人为之奋斗的川威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沉默的会场,有了啜泣声,但却没有喧杂声、质疑声。

川威集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陈英涛说,会议前,王劲安排她起草一份“责任书”,目的是告诉大家,“集团领导将做最后的努力,绝不放弃。”

川威集团钒钛科技公司党委副书记林继华回忆说:“王总上台前倦容憔悴,几近昏厥,但当王总走上台,面对川威员工时,从他瞬间焕发出的神色里,我立刻读到了坚定、信心和川威在困境中生发出的希望。”

王劲没有倒下,川威的掌舵人还在坚守,那么相信川威、热爱川威的人也绝不会放弃。川威上下将再次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这是一场多方参与的解困接力。

2014年危机爆发后,川威一方面狠抓改革,一次性削减、整合60%的职能管理部门,管理部门从310人精简到80人,10多个部门减少到4个。集团公司领导每个月仅2000元的收入,出差费用全部自己承担。另一方面,川威全面梳理原有管理制度,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惜重金聘请全球著名的麦肯锡管理咨询公司为企业会诊,重构企业的生产、管理、经营等各项流程。

政府也第一时间站了出来。“企业转型遇到困难,政府不能坐视不理,简单地放任市场去调整不行,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省委省政府的态度十分鲜明。事实上,川威面临的难关也是四川工业经济、四川金融生态环境所面临的难关。当年7月10日,四川银监局、四川省银行业协会召开四川银行业帮扶川威专题座谈会。5天后,“协调金融机构帮扶川威脱困发展专题会”上,省政府金融办、人行成都分行、四川银监局、内江市人民政府、22家相关债权金融机构负责人参加会议,形成了“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

经过多方专家研判分析,促进川威成渝钒钛快速恢复正常运转,是川威打赢翻身仗的关键。在省委省政府、内江市委市政府、威远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与协助下,在金融单位与客户的理解与支持下,2014年8月20日凌晨5:55分,新区高炉成功点火,8月21日凌晨5:50分转炉复风,至此,新区高炉重新运转,停顿的工作动了起来。

有人这样评价:“如此大规模的企业,这么短时间能恢复生产,在全国实属罕见。”

随后,川威撰写了《创新发展振兴计划报告书》,形成了“围绕中心、分块突破,寻找增量、激活存量,调整结构、转型发展”的脱困发展思路,走出危机的脚步持续加快。

2017年5月23日,川威在集团成立十九周年的升旗仪式上郑重宣布,集团生产经营已步入正常良性发展。

向死而生——回望川威90年的发展历程,川威面临多次这样的挑战。为一方经济的安定而生,为数万员工的幸福而生,为百年强企的梦想而生,为活下去而求生的川威不负时代、不负未来,不负同行者、不负投资者,百折不摧的川威总能在逆境中坚强地活下去。

B为站起来而谋生  铸造一往无前的铁魂

“川威,创造了建厂89年来的历史最好业绩”。

2018年11月22日,在内江市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川威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李和胜说。

短短几天之后,“2018四川企业100强”发布,川威名列第10位。李和胜代表川威集团走上了领奖台。

脱胎换骨,绝处再生,川威用拼搏和勇气继续走在重振之路上。

川威集团成渝钒钛科技有限公司,高炉中控楼现场繁忙而有序。橘红色的钒液源源不断从炉膛流出,经冷却、压片、切段后产出的五氧化二钒,产量在去年首次突破一万吨,虽只占钢铁钒钛产品总量的千分之二,利润却占到六成以上。

川威集团四川汇源钢建装配建筑有限公司内江基地,办公区里,实验室传来“哐哐哐”的声音,是专家小组正在对灰渣混凝土轻质隔墙板进行抗撞击能力测试,测试结果表明,产品强度已远超国家标准。办公区外,装卸车穿梭在厂房,来来回回运送着新型墙体材料。当前,装配式建筑成为川威集团最具活力、最具代表性的转型升级产业板块。四川汇源钢建装配建筑有限公司具有建筑全产业链优势,凭借其“钢结构+PC组合结构技术体系”,不仅参与到了成都新世纪环球中心、四川广播电视大厦等500余个规模型和标志性项目,也不断创造着建筑领域的“川威速度”和“川威奇迹”。

川威集团川南冶金建材物流港信息中心,是内江渤商西部物流中心、西昌经久产业园区、川南冶金建材物流港的信息集中展示中心。中心巨大的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运输车辆的物流轨迹:一辆两天前出发的装有2712公斤热轧带肋钢筋的货车,此刻距离目的地还有200余公里。就像网购一样,客户能随时查询运送情况,而这些看似繁杂的信息,因为智能化水平的提升,四五个工作人员便能轻松管理。

不远处的船石湖运动特色小镇初见雏形,作为川威打造的集培训、赛事、运动休闲、体育旅游等于一体的国际足球竞训中心,船石湖运动特色小镇成为了川威集团文旅产业的代表之作。

……

“现在是川威最好的时期!”

不论是老川威人还是新川威人,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钢铁行业风生水起的“黄金十年”,没有人这样感叹;在川威曾经连续快速增长的10多年里,没有人这样感叹;在川威于2012年和五粮液、新希望等五家企业一起被四川省推荐为重点打造的“千亿企业”时,也没有人这样感叹。

为何在历经生死劫难之后,面对仍在恢复元气的川威,许多人却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最好的时期”源自一组组振奋人心的数字。

2018年,川威的生产经营达到建厂89年以来历史最好水平。川威钒钛钢铁产业6项主要经济技术指标位居全国一流,产钢量突破500万吨,全国排名第35位,产销水泥1000万吨以上,熟料产能位居全国第28位,五氧化二钒生产突破1万吨,排名全国第二。

不仅如此,在三年多前,大高炉是川威钒钛钢铁生产经营中一块挥之不去的“心病”,高炉运行正常的时候少、失常的时候多,公司甚至一度怀疑高炉炉型的选择是否正确。如今,大高炉冶炼钒钛磁铁矿顺行超过1000天,打破行业纪录,创造业内奇迹。

“最好的时期”源自一次彻底的环保转型。

2012年6月,川威集团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点火投产,这是川威集团从“钢铁川威”向“钒钛川威”转型的重大项目。可是2年以后的2014年,当川威陷入进退维谷的资金泥淖之时,不少人却在质疑,如果不是成渝钒钛项目的巨大负债,川威或许不会站在生死边缘。

如今再次回首往事,许多川威人却说,如果不是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依靠传统产业和传统技术的川威或许早就倒在了最严厉的环保治理门槛前。

对钢铁行业来说,环保早已成为攸关生存发展的大问题。以传统钢铁冶金起家的川威,利用“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这一项目,将科技创新、节能减排与企业转型升级紧密连在一起,使企业实现了一次彻底的环保转型。

去年,川威持续投入资金2.6亿元,共计实施32个重点环保提升项目,顺利通过了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等近百次各项督察。其中,成渝钒钛科技有限公司基本实现了废水、固体废弃物“零排放”的目标。接下来,川威还将在新项目里打造零碳概念,即不产生二氧化碳。

“川威是全国唯一一个在森林里的钢铁企业。”川威集团总工程师谢建国骄傲地说。正如他所言,不论是老厂区还是新厂区,高大耸立的绿树随处可见,大面积的绿地让企业被绿色包裹。

在成渝钒钛科技有限公司,“让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的标语尤其引人瞩目。这些看似简单的字句凸显的是一个企业对未来负责的决心。

“最好的时期”源自凝聚在一起的人心。

2014年企业最困难的时期,有些川威人离开了,但是更多的川威人却选择了留下,他们与企业同舟共济。历经患难后,员工们爱厂、为厂的情感更加深刻地凝结在一起。

成渝钒钛科技公司总经理代宾说,败而不馁真英雄,大浪淘沙后留下的都是精英,当前集团内部各个产业板块互相支持、相濡以沫,已成为一个有凝聚力更有战斗力的团队。

汇源钢建装配建筑公司副总经理王杜槟说,即使在2014年最困难的时候,集团依然坚持研发新型墙体材料,员工一定要对得起集团的信任。如今,川威人保持了血液里的军工企业基因,不管凌晨还是周末,只要有工作任务,员工都能随叫随到。

早已退休的“第三代”川威人苏绍友说,川威是他“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的地方,虽早已退休,但仍时刻关心这个“家”的发展。

数据攀升、环保给力、人心凝聚,迎来最好时期的川威,不仅实现中国钢铁企业第35名的排位,还成为全国产能第二大、全球第四大的钒制品基地以及西南最具有竞争力的企业。为站起来而谋生的川威,以一往无前的铁魂,成为四川乃至全国的钢铁巨人。

C  为走更远而创生 铸造百年强企的铁魂

川威,涅槃凤凰,两次重生。

川威,不以活着为幸事,而以行远为追求。

“百年川威”,点开川威集团的官方网站,这四个字映入眼帘,字字千钧。

“百年川威”,是几代川威人接续奋斗的梦想与期盼,是九十载川威即将摘取的时代勋章。

 “百年川威”,是四川乃至中国实体经济的一个奇迹。在“脱实向虚”现象越来越严重的当下,振兴实体经济成为全社会的呼唤。“百年川威”将用一个世纪对实体经济的坚守,树立起四川乃至全国实体经济的一座丰碑。

如今,梦想就在眼前。百年川威,仅差最后十年。十年奋进,今年是第一年。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把川威的事做到极致,实现大川威、强川威。不创造奇迹就不是川威人!”王劲在川威集团2018年年会上的讲话,铿锵有力。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作为掌舵人的王劲,并没有安享眼前这“最好的时期”,而是用一“守”一“攻”,运筹千里,决胜未来。

“守”:集团将继续降杠杆去风险,持续稳定地做好各板块、各产业的生产经营工作。

“攻”: 就是企业的转型发展,在夯实基础的同时,大步向前再拓新版图。

王劲形象地把企业转型比作“弯道超车”,他说企业转型转不好就会翻车,但是不去转就会永远跟在别人后面。就算有风险,川威也要义无反顾去创造新的奇迹。

对于转型升级,王劲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他时常说,“川威人尤其是领导干部心中要有一个‘变’字,在变中求生存,在变中求发展,如果不换脑袋就换人。”

转型升级,川威怎么转?

一方面,川威大力推动已有的钒钛钢铁、水泥、矿业、钢结构、新型墙材等生产制造业向钒钛、优钢等新材料转型,使产品更加贴合市场需求,把川威做精、做强、做大。

另一方面,推动装配建筑、智能制造的转型,并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例如生产性物流和以文体为主的旅游产业。使这些产业与制造业相辅相成,降低制造业单边波动带来的风险。

强根基、增后劲,为了实现百年川威的梦想,集团还专门成立了经济研究所,为未来十年转型发展进行战略谋划和顶层设计。

根据川威未来十年的战略规划,2018到2020年,一方面加快将资产负债率降到合理水平,另一方面转型形成雏形;2021到2023年,转型取得突破,二三产业错配发展风险对冲格局全面形成;2024到2027年,步入快速发展、创新发展、可持续发展快车道。

到2028年,集团将实现业务结构从传统制造业为主转向新型制造与现代服务业并重、二三产业协同持续稳健发展的新格局,集团发展成为国内一流、西南区域领先的现代大型综合性产业集团。总体业务收入达到1000亿元以上。集团利润贡献中,制造业与服务业各占半壁江山。

有的企业钢铁炼得好,有的企业建筑做得好,有的企业文旅搞得好,但是川威,只有川威,是中国西部地区唯一彻底打通产业链,构建起从矿业开发、钢铁生产、水泥生产、钢结构(及PC构件)设计制造、建筑安装、旅游服务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的企业集团。

川威始终坚持的那份“把创造奇迹当成习惯,把追求卓越变成常态”的精神,是让鲐背之年的川威敢自信剑指“百年强企”的强魂。

川威初生之时,外界对它的评语是“全国唯一一个不通铁路的钢厂,不垮才是怪事!”

但是,川威自己开辟了一条通往市场的路,连续14年名列中国企业500强,2018年川威名列四川企业100强第10位。

上个世纪90年代,当时冶金建材部的调研组来厂里,断言川威的年产量永远不可能超过50万吨。

但是,2018年9月25日19:50分,川威轧钢月产达到47.4万吨,这标志着川威牌钢材不再是“年产能”500万吨,而是“年产量”达到500万吨,意味着川威的钢铁生产能力进入全球100强之列。

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一个又一个魔咒被彻底地打破。

川威,四川“冶金鼻祖”已走过九十载,如今蹄疾步稳再向前,即将创造四川工业史上的百年奇迹。

诗人歌德曾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歌声!”

川威集团,四川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历经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钢铁强企之路,唱响了一曲澎湃激昂、振奋人心的钢铁赞歌。

 “智慧和力量凝聚在新的岁月里,

面对机遇不放弃,挑战敢迎击。

不创造奇迹就不是川威人。

我们只争朝夕,

我们海纳百川鹏程万里。”

百年川威向死而生,百炼川威铸就铁魂。

川威,钢铁劲旅,王者致远!

见证川威百年历程的办公楼

(图片由川威集团提供)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